亲爱的,我把垃圾变成一件裙子了升级再造(Upcyling)

有别于传统旧物循环回收,在分解重组过程中也产生了不少碳排放;升级再造是近年来的趋势,设计师直接将废弃的物料用设计的方法,转化成有价值的物品。

关于Youth for a Livable Cebu(YLC)

成立于2012年6月,Youth for a Livable Cebu(YLC) 由5位对家乡充满热情的年轻人组成。他们致力于改善宿雾居住环境,希望藉由各自的专业:艺术、教育、科学,和不同在地组织合作,鼓励宿雾居民培养开放互益的交流,透过公民参与建造更适合居住的社群。

索兰诺已经来台驻村第四次,艺术村竹围工作室和再生艺术工坊是他固定的合作伙伴,10月11日将推出一档新展览「妈妈的后院」。

跟索兰诺约在夜市,才刚踏出捷运站,他马上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,用高八度的语调大喊Hola!这是专属他的菲律宾式的热情招呼。不顾台北盆地八月初的炎热,他一身白长袖衬衫长裤赴约,看见汗水将他与衣服紧紧相黏。好奇为什幺不穿得轻便点?他一派轻鬆地说:「我衣柜里只有七件衬衫和七件白长裤。」

当年孩子们泡在垃圾水的景象挥散不去,他重新省思自己的生活,一切从简,先要整肃满衣柜的花衣服,一个人开车排碳量太高,他后来也索性把车子卖了。衣柜变单调后,省事也省时,每天可以少30分钟想穿搭,索兰诺说省那点时间是因为自己擅长时间管理,在生涯规画上,他也确实从未鬆懈过。奉父亲之命,大学进了商学院,毕业后在家俱公司当了6年上班族,真正成为艺术家也不过是这2年内的事,少了稳定薪水,他不安的说:「其实这幺说起来,我已经失业两年了。」他严格规律自活,晚上九点睡觉,六点起床,更积极接设计案、靠微薄的展览的製作费和补助,才能换取支持梦想的麵包。

看索兰诺现在过着几乎无物慾的生活,很难想像他其实出生在很富裕的家庭。童年住在有围墙的庭院大房子,住家对面就是贫民窟,母亲常常牵着索兰诺和姊姊到对面社区帮助穷人,「但是我妈妈也非常清楚,帮助别人时要有纪律,互动间要保有原则,给予的不是钱,而是让他们可以自立的能力。」可能太久没讲起母亲,他不再急于回答问题,像是进到某段温暖的记忆里。母亲在他12岁那年癌症过世,但她严厉而宽爱的形象深深地影响索兰诺,总把眼光放在需要的人身上。

索兰诺不吝于分享创意技法,工作坊上教导的是理论实作兼具的CIY(Create It Yourself),而不是DIY(Do It Yourself),每位学员都得用一块废弃旗帜设计出自己的作品。

YLC成立5年以来,索兰诺到各地社区开课,教妇女如何用跟工厂要来贴纸背胶,编织成牢固提袋,为当地创造工作机会。除了把垃圾变实用,他更擅长把它们做成艺术品,像是把连锁超商的蓝色塑胶袋,加热熔成蕾丝洋装,去年他获得联合国环境署永续设计奖,得奖作品在东京、纽约等国际城市展出。艺术家总追求美的事物,但他为什幺会选择不完美的垃圾当媒材?

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上,索兰诺展出永续时尚设计的愿景,他认为大家花很高的金额去买廉价劳工用血汗製成的珠宝,是最讽刺的事。(Francis Sollano提供)这是索兰诺第一件尝试设计的时装作品,塑胶袋熔成的细蕾丝洋装。(Francis Sollano提供)

「我不认为垃圾侷限了我,它反而给我挑战与尝试的机会,让我发掘每个材料的潜力。垃圾因为那点不完美更吸引人,因为那才是真实的。」垃圾才讲到一半,他又讲回了人,「而我也相信每个人都是非常複杂的个体,不可能总是完美的,这些并存的优点跟缺点,反而是人类非常巧妙的搭配。」倡议环保的人,常常不免流于对他人道德批判,索兰诺却正是在垃圾中看到人性複杂而有缺的那面,才能热情不灭地邀请身边的人,跟他一起改造垃圾,做个让家乡再次变美丽的梦。

艺术家法兰西斯.索兰诺(Francis Sollano)小档案

1987年出生,菲律宾大学宿雾分校毕业,主修金融、行销和经济学。毕业后到菲律宾名设计师Kenneth Cobonpue的家俱公司,担任品牌行销策略6年。两年前他决定自立,专心从事艺术创作。他改造垃圾做成的时装作品,至今已到伦敦、纽约、巴黎、东京等国际城市展出,去年他被选为世界经济论坛杰出青年,并获得联合国环境署永续设计奖,得奖作品目前在联合国展出。

以下是我们的访谈文字记录:

镜传媒(以下称「镜」):请问你与几个朋友共同创办的非营利组织YLC如何运作?当初为什幺会想成立这个组织?

索兰诺(以下称「索」): 我清楚记得2007年,东亚峰会在宿雾举办之后,宿雾被认定是个可以集结众亚洲领导人、安全的投资标的,因而引来许多外商来投资,大量外来人口移入城市,但是道路、大众交通工具等公共建设,却没有随之改善,宿雾的交通状况变得非常糟。以前我开车30分钟,就能到一个美丽的白沙滩,但现在因为塞车,需要花2个小时以上,我们再也无法有效率地去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,这也会让人脾气暴躁,不想住在那种环境里。这也造成经济上的负面影响,人们以为只是塞车2小时没什幺,事实上却是错失2小时的潜在销售。

5年来,我们做很多跟环境、给妇女工作机会有关的计画。我们5个发起人虽然都没从中获得薪水,但跟学校和政府高层都有很好的关係,也跟比我们大的组织合作,其他组织会提供材料、餐点,或是把自己的员工送来当志工。这是一个尽量减少金钱循环的互助经济体,每个社群都用自己能提供的资源来协作。YLC的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:我们要如何运用创意,一同解决在城市里的问题?

 

镜:你9月刚结束的展览「深白色的诗歌」,是用台湾工厂库存的毛根塑料、回收窗帘布和在板桥捡的宝特瓶,做成多采多姿的珊瑚礁。请问这系列的作品是受到什幺启发?你怎幺透过艺术,向众人传达你重视的环境议题?

索:我有一个非常美丽的童年,父母常带我跟姐姐去海滩。我们喜欢在海里浮潜,看到很漂亮、多采多姿的珊瑚。颱风来的时候,我们还会很兴奋地冲去看疯狗浪,一点也不觉得大自然是遥远而危险的。但是现在回到海边,只会看到令人难过的珊瑚白化景象,代表它们开始进入死亡阶段了。我的创作灵感大多来自然环境,因为大自然是一种没再被任何文化标籤过的、纯粹的美。无论是蕨类的叶状,或是鹦鹉螺的螺旋,都能看到神奇的1:1.67黄金比例。

深白色的诗歌系列作品,让观众先走入多采多姿的珊瑚礁世界,最后却看到珊瑚礁颜色越变越单调,感受自然生命逐步走向凋零的景象。深白色的诗歌系列作品,让观众先走入多采多姿的珊瑚礁世界,最后却看到珊瑚礁颜色越变越单调,感受自然生命逐步走向凋零的景象。(Francis Sollano提供)

我倡议的是环境,透过艺术的形式表现,将这两个领域汇聚,两方也能平行成长。我知道很多环保人士抗议时会大声呼喊:环境意识!节能减碳!但是我们也得承认,新世代的年轻人是视觉动物,他们对好看的图像是比较有共鸣的。我并不想责怪人们,跟他们说:都是因为你,地球才会变这样,我想用多采多姿的珊瑚样式、颜色,让人们理解这些作品背后传递的讯息,是与他们息息相关的。

索兰诺用捡来的圣诞节装饰製成的时尚服装。(Francis Sollano提供)

 

镜:请与我们分享你的捡垃圾经验,是否有发生过一些令你印象深刻的趣事?

索:我在宿雾的房间里有六张床,其中四张都是装垃圾,每次只要有展览时,我就会盯着我的垃圾山,为下一件作品构思灵感。有次深夜,我在路边遇见一个红色大垃圾袋,可是我已经把车卖了,只好打给朋友求救:「Boni,可以麻烦你过来一下吗?我有个『包裹』想要请你开车来载。」当她后来发现包裹就是一大袋垃圾时,立刻就后悔了,边把垃圾搬上车边瞪着我说:「这包垃圾可能有人吐过口水、可能有人对它尿尿,真不敢相信你要把垃圾放上我的车!」打开那包垃圾看,原来是人们过完圣诞节就不要的装饰,我觉得很可惜,所以把它们变成一件非常漂亮的衣服。我会碰的垃圾,都是能用最少力气取得的,尽量不会用到机器或大量电力处理的垃圾,所以当我看到电子废弃物、保丽龙或会腐坏的有机垃圾时,我的感触都会很深,多希望能够拯救他们。

 

镜: 你曾当过名设计师Kenneth Cobonpue家俱公司的品牌行销策略主管,辞职后少了稳定薪水,踏上艺术家之路的过程中不曾迷惘吗?没读过时装设计学校的你,是如何学会这些打板和裁缝的技法?

索: 我一辞掉工作之后,有3-6个月完全陷入惊慌失措,但我一直要自己冷静点,因为继续沉溺下去的话,你不知道将把自己捲进什幺。我当时的目标,是六个月内能在经济上自给自足,不再依赖信用卡...那段期间我除了需要累积自己作品,也得实际一点,接下很多顾问工作、设计案,才有稳定的收入来源。我也套用在家俱公司时学的品牌策略,让自己的作品被看见,别人才会想来跟我合作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们花在焦虑的力气,会带给你两倍的麻烦,你会先一直担心,再另外一段时间解决这种忧虑。所以只要放下焦虑,直接开始解决,这样就只需要经历一次麻烦。找出解决办法,而不是停留在问题里面,把所有能量投注在你想做的事上面。

索兰诺的时装大胆亮眼,设计时总预想着是会让女神卡卡想穿的。他找来志工当模特儿拍照,就连拍摄姿势也是他自己指导。(Francis Sollano提供)索兰诺的时装大胆亮眼,设计时总预想着是会让女神卡卡想穿的。他找来志工当模特儿拍照,就连拍摄姿势也是他自己指导。(Francis Sollano提供)索兰诺的时装大胆亮眼,设计时总预想着是会让女神卡卡想穿的。他找来志工当模特儿拍照,就连拍摄姿势也是他自己指导。(Francis Sollano提供)索兰诺的时装大胆亮眼,设计时总预想着是会让女神卡卡想穿的。他找来志工当模特儿拍照,就连拍摄姿势也是他自己指导。(Francis Sollano提供)

我大学读的是我一点也不感兴趣的商学院,成绩总是班上倒数五名,但是其中一个教艺术的老师Tiffany Tan曾告诉过我,在学校学习的终极目标并不是成绩,而是要看到学习的价值,无论可不可以从中获得名次或金钱,这就是为什幺我喜欢学习新事物。所以老实说,我也是这趟来台北,才跟社区妈妈学会使用裁缝机的。我在学校学过帕雷托法则:投入20%的努力,应该要创造出80%的成果,不会做的事情像是车布、测量,我就会去找不同群体来跟我合作。如果你想自己当大师,样样精通的话,可能初期就先把所有事情搞砸了。

 

镜: 你觉得升级再造真的能够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吗?你对垃圾时尚(Trasion)的愿景是什幺?

索: 我的目标一直都是,无论我现在做什幺事,都得是大于我自己的,现在看来我做的可能只是艺术,但这个艺术其中蕴含了很多人的心力。我最大的恐惧,就是成为那种:觉得解决问题只有唯一办法的人,因为我们都该持开放态度,如果别人有比更好的解决方式,那这样对大家都好,问题就可以被解决了。我擅长设计与领导,所以跟工厂要来贴纸的胶纸,把商品原型设计出来后,教导宿雾社区的妇女们做成包包,让他们自製这些时尚配件卖出去。工厂本来该把废纸丢进垃圾掩埋场的,现在却把它当作一种资源给我们,这就可能成为循环经济的其中一种模组。

图为索兰诺开发设计,与宿雾妇女用贴纸背胶编织的手拿包,他说这种材质出乎意外的坚韧,很适合当成编织材料。(Francis Sollano提供)

我希望我可以把Trasion变成一个全球的趋势,而不只是艺术家在做的事,希望Trasion能成为时尚产业的一环,重新思考材质,这样我们为了时尚所消耗的资源,就可以永续发展。希望这个世界能够明白,我们得一起合作,才能让资源能够永续,从一个产业循环到另外一个产业,直到最后一滴资源的能量被用尽,这就是我所想看到的未来。有一个研究指出:如果每个人都用像新加坡那种的方式生活,我们会需要四个地球才能满足所需资源。所以我们得改变我们的生活模式,这个愿景就是希望能够形成一个循环经济,或者说一个合作经济体,人们能够互相帮助,共享各产业中的资源。

法兰西斯.索兰诺最新展览「妈妈的后院 Mama's Backyard」

接下来他将展出8月时,与竹围国小志工妈妈团和东部艺术家多场工作坊的成果,与美丽台湾关怀协会合作,他们将废弃旗帜製作成家饰和艺术创作。

「妈妈的后院 Mama's Backyard」

地点:再生艺术工坊(台北市建国南路一段177号)日期:10/11-11/19开放时间:週二~週日 10:00-17:00 (週一休馆)|免费参观艺术家讲座时间:10/15(日) 17:00-18:00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