助孩子面对死亡‧从游戏治疗开始生老病死,是生命的循环链;生离死别,是人生必经之路,这些,是大部份老师和父母都没有告诉孩子的一门必修课。当死亡来临,每个人自有一套面对它的方式。然而,在面对这些生命功课时,就连成人都未必能够妥善自我安顿,更何况是成长中的孩子。因此,当孩子面对亲友死亡事件后,可借助游戏治疗抚慰他们的情绪,并藉此让他们认识死亡,以及学会面对死亡。游戏,是孩子的最爱,也是孩子学习的一项管道,而游戏中的玩具和道具都是孩子的语言。孩子在游戏中学习规则,也在游戏中学会了互相尊重。檀香爱心福利中心主任沈欣慧指出,当孩子还小的时候,表达能力有限,无法用完整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。“我们看到孩子打人、喊叫,这些都是他们有情绪但没有能力告诉身边的人时,才会有的行为。”通过游戏,成人可以了解孩子的想法、感受和情绪,游戏治疗是一种陪伴,让孩子以自己的步伐来表达和疗癒。“有时候,成人会很焦虑地想做些甚幺来帮助孩子,但其实,成人只需做到全心全意的陪伴和同理,孩子就会在游戏中疗癒自己。”她提起她曾处理的一个个案。“曾经有一个女孩,在她生日的第二天,她爸爸因发生车祸而去世。过后,她在接受游戏治疗时段,不停地用沙做蛋糕,做了好多次,直到有一次,她终于做出完美的蛋糕,这时,她向我要了几根蜡烛,然后邀请我一起唱生日歌。那一次过后,她就走出了心里的阴霾。”后来,她向女孩的妈妈了解事发前后的情况时才知道,女孩的爸爸曾答应要在女孩生日隔天带她去吃汉堡包,但这个承诺却随着爸爸的离开,再也没有办法实现,因此,女孩就通过做蛋糕的方式进行自我疗癒。“就好像有些孩子害怕打针,但他们却常玩`看医生打针’的游戏,而他们就在游戏里扮演医生的角色,并在模拟`看医生’的游戏中,试着克服自己对打针的恐惧感。”她说,如果漠视或抗拒孩子的情绪,比如当孩子害怕时,一味叫他不要怕,这只会让孩子放大害怕的感受。“家中若不幸有人离世,虽然成人本身往往也会因此而处于哀伤和失落情绪中,但成人却勿忘协助孩子,或许这并不容易,但成人可以寻求身边其他成人的协助,如辅导员、老师或亲友,以便有人可以陪伴孩子度过这段艰难的时期。”每一个人都有自己面对和处理哀伤失落等情绪的方式,身边的人需要做的是放下规条,不带任何批判的陪伴和接纳。患情绪障碍易自虐沈欣慧自2007年开始以游戏治疗方式接案,至今处理过数百宗个案。她说,哀伤和失落,不只是在面对死亡时才会出现的情绪,当生活出现重大变故,比如双亲离婚、或关係亲密如家人的宠物死亡,也会让孩子陷入哀伤的情绪当中。“当我们在经历这一切时,孩子也一样,有时候是成人低估了孩子的感应能力,以为孩子甚幺都不懂,但其实,我们有必要协助孩子走过这一段日子。”此外,她披露,当孩子作出一些不寻常、外显或自虐的行为时,一般上是因为出现了情绪障碍。“例如,有些已达6岁的小孩会突然出现行为倒退至三四岁阶段的情况,如突然尿床,有些孩童则会常常动手打人或伤害自己。”她说,情绪累积的结果,将会影响孩子的成长。为宠物办悼别仪式在日常生活中,可供作为生命教育的题材其实无处不在,父母理应在事发前后主动给予孩子机会教育,而非对死亡等负面课题避而不谈。沈欣慧说,大部份时候,当家里有人过世时,成人都倾向于不让孩子直接参与,直到逼不得已,如一些宗教仪式必须孩子参与时,成人才勉为其难让孩子参与其中。“一名学姐的家人在住家办丧事时,她妹妹的孩子就在棺木旁自由走动,而这种情形并不常见,但这就是成人替孩子进行生命教育的机会之一。“当宠物死亡时,成人也可以带着孩子替宠物举办一个道别仪式,然后再把宠物的遗体处理掉,而这些过程都可以帮助孩子建立对死亡的概念。”除了生活中发生的事情,她也建议家长以一些绘本来教育孩子,如《爷爷没有穿西装》、《爷爷变成了幽灵》、《一片叶子落下来》等,以便通过和孩子一起阅读这些绘本的方式,协助孩子了解死亡这回事。“不要对死亡事件避而不谈,也不要在孩子问起有关死亡的事件时压制孩子,这只会让孩子更疑惑。”青少年宜採沙箱治疗沈欣慧说,游戏治疗使用不同的玩具作为工具,其中包括娃娃、玩偶、绘本、画画、手工工具或不倒翁等。游戏治疗的对象是年龄介于3至12岁的孩子,12岁以上的孩子可能会觉得玩具很幼稚,因此,年长的孩子可通过沙箱进行游戏治疗,并增加交谈的数量。一般上,每项疗程都有6个时段,每个时段约佔30至45分钟,而且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和日子进行,这是为了替孩子建立安全感。每次完成6个时段的工作后,治疗师都会和父母讨论所观察到的结果,接着再决定是否继续有关游戏治疗疗程,或是就此结案。此外,她披露,虽然在游戏治疗时段里,完全是由孩子作主导,但这并不意味着孩子可以为所欲为。“界线很重要,若没有为孩子设限,孩子会没有安全感,就好像在一间完全黑暗的房间里找不到边际。”因此,在游戏治疗室里,伤害自己和他人的行为也是不被允许的,与此同时,蓄意破坏玩具的行为也会被制止。在设下界线之前,她都会先做到设法同理孩子的部份,接着再设下界线,进一步提供其他选择,让孩子不会感觉被拒绝或没有选择。发泄情绪改善关係沈欣慧披露,由于她允许孩子在游戏治疗室里做自己想做的事,因此,一些孩子有时候会说出一些令人听起来感觉不太舒服或暴力的话。她说,孩子在治疗室里宣泄情绪后,反而不太会在日常生活中显现情绪化行为,这是因为孩子已在参加游戏治疗的活动中清除掉累积已久的情绪。“有一名男童和他那长得很可爱的妹妹的关係,长期处于竞争状况。当男童进入治疗室后,他每一次玩赛车游戏时,都会让妹妹的汽车发生车祸。”后来,她在追蹤和了解男童的情况后发现,自从男童数次在治疗室里玩赛车游戏,并导致代表妹妹的汽车发生车祸后,他和妹妹的关係反而改善了。她指出,孩子在游戏中表达他对某个人的不满或厌恶,甚至是做出看起来是伤害性的行为,大部份时候其实是起因于他们对对方的不满,而不是他们真的有意伤害对方。“只要通过游戏治疗把情绪垃圾倒掉,现实情况就会获得改善。”孩子主导游戏全程游戏治疗是以孩子为对象,因此,这类游戏应由孩子主导,治疗师只在一旁陈述所见和给予陪伴。也因此,沈欣慧在提供游戏治疗疗程的过程中,不会为孩子所使用的道具命名,或对有关游戏及孩子有任何先入为主的观念。“比如孩子拿了一个机器人,我不会说这是一个机器人,因为在孩子的心里,那机器人很可能是他自己,除非孩子自己说那是机器人。”同时,她也不会直接参与孩子的游戏,除非获得孩子的邀请。“这是因为我要让游戏的主体――孩子来告诉我,我可以怎样帮助他。”治疗后情况可能更糟沈欣慧说,游戏治疗结束后,有些参与的孩子看起来比原来的情况更糟糕,但这是正常的现象。“这样的情况一般上会发生在那些个性比较内敛的孩子的身上,由于他们之前一直把情绪收起来或压抑着,经过游戏治疗后,这些情绪就爆发出来。”她指出,在这种情况发生后,成人就需帮孩子作调整,并把他们拉回中间的位置。/副刊‧报道:何欣瑜‧2015.09.28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